王克江seo博客,打造国内顶尖SEO培训,做杰出的SEO公司,为各大企业输出人才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微众银行我们应该做"存"还是做"贷"
发布时间:2015-11-21 14:02:53  
网络营销精英培训新一期即将开课,本期新增移动电商、微商、O2O、自媒体、社群等方面的课程,现在报名就送江礼坤老师亲笔签名的最新版《网络营销推广实战宝典》一书。欢迎咨询QQ:800007518! 腾讯的微众银行最近有点烦。两个月前,行长曹彤刚刚辞职,现正在厦门筹备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周末,传出一个令人更为惊讶消息,微众银行的第二号人物,副行长郑新林已经递交辞呈,据说新的去向也是去福建,筹建一家新的民营银行(最新的消息是,郑兴林回应说,退出微众银行是休整,筹建民营银行,也只是其中的一个选择)。与郑新林一道提出辞职的,还有分管平台金融的黄埔(副行长级别),以及两个一级部门负责人,小微企业事业部副总经理蒋宁、同业事业部副总经理游健聪。   郑新林的辞职比曹彤更为令人惊讶,不单单是因为两大顶级高管的辞职,很明显的说明了微众银行遇到了问题,更重要的是,在微众银行创立之初所设立的几大战略性支柱,到现在业界看得到的,只有两个落地方向,第一个就是推出微粒贷,但是到现在为止,据说放贷余额不超过20亿,第二个,就是两个月前推出的微众银行App,虽然市场上对这个App等功能评价一般,但是其实它承载着整个微众银行战略上最重要的一个方向也就是财富管理。原本微众银行指望着通过郑新林的业界关系和丰富经验,能够快速的将市场上的银行理财产品对接到微众银行来,现在郑新林离开了,这样一个宏大的目标,不知道谁能够继续完成,所以业界有人感叹,微众银行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1. 人事纷争的猜测不可取       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   开业之初,微众银行主要的高管团队,除了董事长顾敏带来的平安班底,就是行长曹彤带来的中信班底,和副行长郑新林带来的兴业银行班底。两位行长在自己的领域都已经创下了辉煌的成绩,做事的时候倾向于用自己熟悉的手下,离开的时候也会带着自己的得力干将,这是非常正常的。当他们走后,微众剩下来的就只有平安系了,外界自然会有办公室政治甚至宫斗的揣测。还有人绘声绘色的用微众银行的内部人士的口吻说,与其说两位行长不适合互联网银行的文化,还不如说他们不适合平安文化。   但是,如果只是把整件事情看成高管之间的性格摩擦或文化冲突,就未免太浮于表面了。这些高管个个都是成功的职业经理人,自然懂得协作和妥协的艺术。当然建立全新的公司对于他们个人来说,也许是一个比较好的发展机会,但是困难和挑战同样要再高出一个数量级,如果在微众银行的进展顺利的话,他们未必会选择从头开始设立一家新的机构。当时顾敏把他们聚拢在一起,是为了能够用腾讯的科技改造传统的金融行业这样一个宏大的目标,微众银行从筹建到现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当中,他们为微众银行的发展,付出了旁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心力。例如,据说当年微众银行申请的时候用的是“大存小贷”的商业计划,“大存”和互联网的现实差距甚大,而报上去的计划又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但是神奇的是,当微众银行开业的时候,“大存小贷”已经变成了“个存小贷”,这当中的游说工作,是曹彤动用了自己在监管部门的人脉才挽狂澜于既倒的。郑新林更不用说了,几周前的采访中,他还在侃侃而谈微众银行App 2.0,加入银行理财产品的二手转让平台。这些例子都证明了,只是用文化冲突来解释目前微众银行的人才困境是不可取的,而其实这些高管转投别家,更多的反映了微众银行在业务拓展上的困难。   2. 微众银行的“财富管理”志向 – 不只是掌柜钱包       当微众银行设立的时候,公关部门并没有特别向外界解释,为什么一个致力于服务个人投资者的民营银行,这么看重一个负责同业业务的副行长。其实X教授(微信公众号: X_Man_Investment)当时就已经断定微众银行准备发力财富管理。这是为什么呢?看看他在兴业银行的成就就知道了。兴业银行相比其他股份制银行最大的不同,就是强大的同业业务,郑新林是同业业务的总经理,当然居功甚伟。而且兴业银行的同业业务,不仅仅局限于传统上机构间拆借资金转移资产的传统业务,他其实有一个非常贴近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叫掌柜钱包。   掌柜钱包和其他银行的手机银行最大的区别是,不单单卖兴业银行的理财产品,还卖其他中小银行的理财产品。财富管理行业有一句话叫资产为王,能卖很多家银行产品的银行当然比只卖自家产品的银行有巨大的竞争优势,但是,为什么在市场上大部分银行都只卖自家产品呢?因为对每家银行来说,理财产品基本上就是赔本赚吆喝的业务,好好的贷款资产放在自己的账上可以稳赚利差,为什么愿意打包成理财产品,是因为理财产品本身在利率市场化的竞争态势下,吸引客户的一个重要的资源,各家银行当然不愿意与其他竞争对手分享。那为什么郑新林能够做到这一点呢?第一个原因,自然是他个人超强的人脉,因为机构对机构的业务是同业部的本行,他本身就已经对这些中小金融机构的负责人非常熟悉,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开放的心态,兴业银行愿意开放他自己的客户基础,让这些苦于高昂获客成本的中小型银行能够一次性的把产品卖给兴业银行在全国的客户,其带来的井喷式的销售数字,对于这些中小金融机构来说是非常大的诱惑。   当郑新林来到微众银行,他自然希望把这个成功例子复制到微众银行的商业模式里面,何况,微众银行最主要的优势就是腾讯已经有了海量客户,单单是微信和QQ的用户数量,要比兴业银行原来的客户数更要大得多,拿来和中小银行做合作,把他们的理财产品卖给这些客户,这个想象空间自然比原来的掌柜钱包还要大好多倍。   3. 开户困局 - 传统银行的巧妙围剿   但是事实上,是不是这么简单呢?当然不是。最直接的问题就微众银行的账户开立必须符合目前对银行的监管标准,没有一条捷径可以把腾讯目前所拥有的客户,转变成微众银行的客户。目前人民银行对电子银行账户分为两类,一种叫强实名账户,一定要通过面签,像微众银行这种一定不符合,而另外一种叫弱实名账户,不需要面签开户,但是需要经过与第三方的数据交叉比对,目前来说最实际的核对方法,就是通过绑定银行卡,其实就是与银行已经验证过的身份数据进行核对。这是为什么在开户的时候,微众银行要求客户去绑定一张其他银行发行的银行卡。绑卡本身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就算在微信支付当年,吸引客户绑卡的时候,也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包括微信红包,100人以上微信群加入群时强制绑卡等手段,才达到目前超过2亿的绑卡用户。但是,微众银行无法直接使用这两亿绑卡用户,要重复一次绑卡过程,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到现在为止微众也没有公布过开户数。   其实一直令X教授(微信公众号: X_Man_Investment)不解的是,微信这么多绑卡用户的信息,为什么不能作为开户时采用的第三方核证身份的信息呢?理论上来说,微信绑卡成功,就说明微信的实名信息已经与银行核对无误,这时候只要微众银行的开户信息与微信的实名信息比对完成,就已经满足了开户的核对要求。这其中一个可能性是微信不愿意分享绑卡信息,这种可能性相对较低,最大的可能还是央行不允许这种做法。至于为什么不允许,我也只能说,央行毕竟也是大部分传统金融机构的央妈呀。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来说在,9月份招商银行未经知会直接停止了与微众银行的核身接口,也就是说现在客户不能通过绑定招商银行卡来开微众银行的户口。招商银行占了中国对互联网金融比较亲切的个人客户的一大部分,它对微众银行关闭接口,对微众银行的开户数会有很大程度的打击,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看不到微众银行的开户数,但用常理来判断,如果开户数不断增长,微众银行一定,会走出来大肆宣传的。   如果微众银行的开户数不尽如人意,那么在和中小金融机构,协商的过程当中,就会遇到很大的问题。如前所述,中小金融机构之所以愿意和郑新林时代的兴业银行合作,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看中了兴业银行的庞大客户基础。现在的微众银行如果开户数量非常尴尬,中小银行金融机构合作的意愿就会受到很大打击,毕竟微众银行也是一家商业银行,其实和他们的业务是有很直接的冲突的。郑新林的面子再大,每家银行都是要为自己的业务考虑的。现在打开微众银行App,你会发现根本没有其他银行的理财产品,有的只是一些保险和基金产品,而这些产品腾讯旗下的理财通其实也可以卖。       前段时间媒体上有很多新闻说,微众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面对了一些困难,其实并不是中小金融机构改变了想法,而是因为微众银行本身的开户困境导致的。这样一个困局是整个银行级别的困局,不是一个副行长可以解决的。在这种情况下,郑新林意兴阑珊是可以想见的。   4. "贷"才是王道 – 微众银行在腾讯内部的定位   民营银行其实也有不同流派,比如金城银行和华瑞银行主要做的还是公司业务,和微众和网商等互联网公司旗下的银行完全不是一个路子。我们暂时只看互联网公司的例子,其实在一开始,互联网公司是对民营银行牌照没有兴趣的,但是在总理多次的呼吁下,监管机构也开了口子,可以发放新的银行牌照,互联网公司这才开始了民营银行的申请过程。       但是要民营银行牌照是为什么呢?如果我们细细看来,传统银行的三大业务“存贷汇”,“存”已经被大量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所取代,“汇”就更不用说了,第三方支付的便捷程度已经到了央行特意出手打压的地步了,唯有“贷”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地方。也许有人说,p2p不是可以贷吗,没错,但是如果按照银监会的监管逻辑,不能用资金池贷,那就对于大部分借款人或企业很不方便了,试想谁愿意通过了所有的贷款审核程序,还要登上几周的时间等p2p平台撮合到合适的投资人呢?今天,很多p2p还是在做资金池,只是因为银监会还没有出重手。   在这三大板块的业务中,“贷”才是最需要银行牌照的业务,其他两块已经可以在没有银行牌照的情况下实现比较好的客户体验。马云曾经无数次的说过,支付宝不愿意做银行,其实就是不愿意在银监会的严格监管之下失去了创新的空间。而且蚂蚁金服的蚂蚁聚宝和招财宝,腾讯的理财通,在没有牌照的情况下也在野蛮生长。所以互联网公司拿到了银行牌照,自然就应该充分利用,做没有牌照的竞争对手做不了的事,也就是“贷”。   “贷”也是互联网公司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数据优势的地方。网商银行就没有在财富管理上过多纠缠,而主要发力在贷款业务,“流量贷”“大促贷”“旺农贷”等场景化的贷款,利用了手上的优势资源,其用作风控的数据例如某些网站的流量,网商的历史交易数据,都是传统银行无法掌握的,所以这一块业务是真正的为实体经济增加了新鲜血液。腾讯其实也一样,例如可以在微信生态里面梳理一下,发现某些值得贷款的企业,这些就会是腾讯独有的贷款能力,微众银行在整个腾讯的布局里,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       当然,“贷”也有其他的问题,比如资本消耗。这一点完全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解决,顺便说一句,微众银行前行长曹彤筹建中的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应该就是做这个的。   说了这么多,民营银行应该集中资源在“贷”类业务,那么微众银行的“存”,也就是财富管理究竟应不应该继续呢?答案是应该的,因为作为银行,还是有一些政策优势的。例如银行理财产品的最低投资金额一般为5万,而大部分信托为了满足合格投资人要求还是要最低100万起投,实际上两者的投资方向最终有可能非常接近,有很多银行理财产品直接就是对接的信托产品。类似这种“优惠政策”决定了民营银行这块牌照,对于财富管理来说还是有意义的。并不是建议民营银行不做财富管理,只是目前看来,对于民营银行来说,做好“贷”这块生意,生产出足够的自有资产,才是王道。
本文TAG:
首页 |  行业新闻 |  知识百科 |  网络营销 |  推广手段 |  名人榜单 |  培训机构 |  推广软件 |  核心团队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